回忆被拉回到数月前,叶冉狠狠掐了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傅进跟她表白的时候她在做什么?

    似乎是在勾引蒋商。

    又或者,是在给樊六做见不得光的小三,以此求樊六多给她一些资源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那会儿的她是瞧不起傅进的。

    论帅气有为,不如蒋商。

    论人脉根基,不如樊六。

    唯一的优势,大概就是喜欢她。

    可喜欢这东西最不靠谱。

    她不信也不屑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时,叶冉眼里已经满是清明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车窗外,伸手隔着车窗摸了摸外面的阳光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太阳。

    这样自由的空气。

    她以后到底是没机会再碰触了。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车在警局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秦琛打电话提前知会过的,范良出来接人。

    褚行把人交给范良,特别会来事,开口说,“姐夫,如果没别的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姐夫,把范良的腰杆都喊得直了几分。

    范良让手下的人带叶冉走,伸手在褚行手臂上拍了几下,“以后有这种事提前给我打电话,我带人去接应你们,万一出事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褚行,“是,姐夫。”

    范良,“去吧,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褚行嘴甜,“谢谢姐夫。”

    跟范良道别,褚行开车回翠竹轩,路上,他再次拨通了秦琛的电话。

    秦琛那头接起,沉声问,“办妥了?”

    褚行接话,“是。”

    秦琛,“嗯。”

    褚行,“大师兄,接下来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秦琛道,“我们只需要等。”

    小兵都没了,幕后的那位大佬不得不主动现身。

    因为即便他不主动站出来,警察那边也会把他揪出来。

    他如果现在自己站出来,反倒是掌握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听到秦琛的话,褚行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琛,“晚上来我这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褚行,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琛又道,“你顺路开车把双琪也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褚行微顿,接话,“嗯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褚行调转车头去接双琪,秦琛这边跟苏沫并排坐在沙发前看热闹。

    落地窗外。

    阮卉和陆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阮卉一脸玩味儿,陆沧来回在地上踱步,显然很炸毛。

    苏沫用手肘戳秦琛,“他们俩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刚刚跟叶冉在客厅谈话,压根没注意阮卉和陆沧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秦琛伸手勾住她的腰将人带进怀里,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苏沫抬眼,“莫非是我四师兄春心荡漾?”

    秦琛看窗外一眼,“或许。”

    说罢,秦琛中肯评价,“如果阮卉想撩陆沧,也就是分分钟的事。”

    苏沫调侃,“我四师兄定力这么差?”

    秦琛,“毛头小子,看似忌荤,实际上看到荤腥,比谁都食髓知味。”

    苏沫‘啧’了一声,往秦琛怀里依偎,一脸看好戏的模样。

    院子里,陆沧终于在踱步第N圈的时候停了下来,他紧绷着一张脸站在阮卉面前,冷着脸问,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阮卉撩拨她的大波浪,明知故问,“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肆意撩拨,压根没把男女之事当回事的模样,陆沧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阮卉漫不经心说,“陆总,我打小脑子就不太好使,还希望你明示。”

    明示?

    怎么明示?

    他一个大男人。

    难道要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,指责她强吻了他?

    陆沧说不出口,只能抬手指指自己说,“那是我的初……”

    陆沧那个‘吻’字还没说出口,阮卉率先接过了他的话茬,“陆总,你一夜战七女的战绩,不会没接过吻吧?”

    陆沧余下的话噎住,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阮卉又说,“哦,我忘了,陆总后来改口说自己喜欢男的。”

    陆沧,“……”

    阮卉,“陆总长得细皮嫩肉,想来在两个男人当中,应该也是下面的角色,同为姐妹,亲亲应该也不会很介意吧?”

    陆沧,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沧被怼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他正气得上气不接下气,阮卉往前走一步,跟他近在咫尺,在他呼吸紧屏时,不怕事大的踮脚在他薄唇上又亲了一口,语气撩拨说,“陆总,你的唇好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