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终究还是陷入了陆庆的陷阱里面。

    本以为陆庆一直和他们周旋,是没有底气跟他们正面交锋,现如今看来盲目自信的人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金乌克果断下令撤军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的话,他们恐怕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博尔咕也觉得撤兵是最合理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撤兵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让他们撤走,这些天一直都是他们追着我们,现在轮到我们了,我们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,三军将士给我听令,杀。”

    吴河传令三军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。

    吴河他们死死的缠住匈奴大军,完全不给金乌克他们撤兵的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燕山城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有没有援军到来啊?”大单于慌忙的询问在场的大臣,从吕梁兵马攻打燕山城这都已经过去数天时间了,居然一个援军都没有,难道这些人都死绝了吗?

    “博尔咕,金乌克,这些蠢货都在哪里?”

    大单于怒斥。

    燕山城都快要守不住了,这些蠢货居然都不回援。

    简直是废物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都是废物。

    “现如今我们只能放弃燕山城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提议还是放弃燕山城,在援军不明的情况之下他们继续守着随时可能要破城的燕山城,这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离开燕山城,那请问我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又有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燕山城乃是他们匈奴王庭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放弃王庭,他们又能去哪里?

    “不要忘记了我们匈奴人以前的样子,我们是游牧,城池不过是模仿中原人的居住罢了,我们离开燕山城可以过游牧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游牧生活?”

    众人傻眼。

    “报,禀报大单于,敌军已经破开了南门,此时正朝着皇宫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“大单于还请您速速离去,敌军我们来抵挡。”

    有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愿意留下来给大单于断后,争取大单于离开燕山城的时间,让大单于能够安然的离开燕山城,只要大单于离开了,他们匈奴便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大单于立马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皇宫外面。

    冷不凡带着大军攻了进来。

    冷不凡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冷不凡拿下了匈奴皇宫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呢?”

    冷不凡看着匈奴官员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抓住我们的大单于?你们痴心妄想,单于已经离开了,我们匈奴人是不会被灭亡的,单于一定会重整旗鼓为我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一名匈奴官员站出来,手持弯刀怒斥冷不凡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没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冷不凡冷冷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城外。

    大单于刚刚逃出燕山城,被冷不凡的兵马给拦截抓捕。

    真的以为他冷不凡是傻子不成?

    冷不凡早就猜到匈奴大单于很有可能会逃走,所以早就在城外派人等着,只要是匈奴大单于出来,就立马抓捕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如果不逃走留在皇宫的话,就省去了这些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这样我们就会把大单于的下落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匈奴大臣以为冷不凡就是在吓唬他们。

    冷不凡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跟这样的人无需辩解,事实证明一切。

    冷不凡看着匈奴官员并没有立马下令抓捕,而是等,等着自己的人把匈奴大单于带过来,让大家看看。

    “我是匈奴大单于,你们不能杀我,不能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见你们的吕梁王陆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匈奴大单于。”

    只见到从远处一声声呐喊传来,匈奴官员看去,看到了他们的大单于正被捆绑朝着他们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“单于?”

    “单于?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绝望到了极点,没想到他们的单于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怕过你们没有机会,你们就是不相信,现在你们的大单于也都被我抓住了,诸位还是放下手中的兵器投降吧,吕梁王陆庆仁义待人,诸位无须担心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冷不凡让大家归顺吕梁。

    现如今大势面前负隅顽抗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将军,果然如您说的一样,他想要逃走,不过被我们给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带着大单于来到冷不凡面前的将领一脸的笑容,没想到有朝一日,他居然能抓住匈奴大单于,这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冷不凡给出了一个大大的攒。

    “这位将军,士可杀不可辱,大单于乃是我匈奴单于,和你们中原的皇帝一样,就算是你们攻克我燕山城,破我皇宫,也不应该如此对待我匈奴单于。”

    有官员站出来觉得冷不凡他们如此捆绑大单于,是对他们匈奴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冷不凡盯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敢站出来跟自己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我们的俘虏,还敢跟我们提条件?”

    此时不少人愤愤不平,他们之中很多人和匈奴都有仇恨,他们的亲人被送到这匈奴来抵做岁贡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冷不凡却此时缓缓抬手示意众人安静。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,给单于松绑。”

    冷不凡接纳了这位匈奴官员的提议,士可杀不可辱,匈奴单于也确实是应该觊觎应有的尊严。

    “将军?”

    有人不能理解为何如此给面子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是胜利者,匈奴人是失败者,倘若匈奴人和他们反过来,是否会给他们这样的尊重?

    “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冷不凡很理解大家对匈奴的仇恨,但他们不是来报仇的,他们是灭掉匈奴,收服匈奴,所以有些事情还是要给予人家应有的尊重。

    这便是为何冷不凡能成为将领,而在场其余的众人无法成为将领的主要缘故。

    要说仇恨。

    冷不凡和匈奴的仇恨一点都不比大家差。

    很快有人给匈奴大单于松绑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应有的尊重和尊严,同时我也希望大单于你不要有任何的歪心思,不然尊重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冷不凡提醒匈奴单于。

    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,那么你首先要认清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匈奴单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燕山城破城,今日我冷不凡依照吕梁王陆庆的命令受降匈奴,不降者杀无赦。”冷不凡让大家做出选择。